首页 > 财务天地 > 财务文摘 > 文章

信用如生命 北美个人信用体系

来源:未知   推荐讲师:朱京苹

引言: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进步,信用逐渐被社会所关注,无论个人还是企业都越来越重视自身的信用记录。国内信用经济起步晚,管理水平及效率远远低于国外先进水平。在一些信用发展成熟的国家,做为个人,你随时随地都会感觉信用无处不在。从这些发达国家的个人信用体系中,我们也许能感觉到,信用对我们个人意味着什么。
推荐讲师:朱京苹

财务文摘

  这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国次贷危机,搞得全球股市大跌,次贷危机的实质就是信用危机。信用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如同一个人的生命。美国的金融体系,华尔街所有的金融公司,包括美元在内,都是建立在信用之上的,本文谈的是个人的信用体系。

  20世纪30年代,自美国成立了国家社会安全管理局后,由国安局统一赋予与管理社会安全号。所有合法公民必须持有有效的社会安全号,此号码每个人一生一个,一个人一生的信用记录串在一起,包括银行账号、申报所得税号、信用卡号以及社会医疗保障号。

  因为它的唯一性,一些大学便用此号码当作学籍号,许多公司也拿这个号码作为职工的档案号。没有社安号,你就只能是一个社会边缘人。只要把某个人的社安号输入全国联网的计算机,任何人均可查到这个人的所有资料,包括教育、工作、税务、保险、无犯罪记录等等。当然,查验这些记录都必须经过持卡人的授权。如果一个人有不良纳税记录,那么这一记录将永远伴随着他,当他求职、买保险、买房买车、开公司做生意,几乎无论做什么,无论他到哪一个州,这一污点都无法抹去,他将因此而四处碰壁。曾有个常春藤学校毕业生,名校毕业却一直找不到工作,原来他刚到美国时,有过一次坐地铁企图逃票的记录,这次企图逃票被记入其个人信用记录中。

  我是合法来美国读书的,凭了护照和学生证,便可申请到社安卡号。虽然我没什么大收入,到年底也是要填报税单的,在美国哪怕只有一分钱的收入,就要申报,尽管那时我的打工收入实际上是不用交一分钱税的。

  申请信用卡要求填工作单位、年收入,这又是不能“忽悠”的,因为要附上三张近期的“pay stub”,就是工资单,我哪里拿得出,只能填了个“学生”;还要填银行账户。银行账户我倒也有,但结余还不到2000,连付下个学期的学费还不够呢。申请表寄过去不到两周,银行来信拒绝了我,理由倒不是说我没有钱,而是说查不到我的信用历史。

  刚开始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问了一个老美同学,他向我解释,说我还没有借钱还钱的纪录。什么叫“Credit”呢?说白了就是有借有还。借得少,还得少称为“信用一般”,借得多,还得多才叫“信用好”。

  可我那时到哪儿去借钱呢,我们没有绿卡的留学生,就是想去银行贷款读书都不会被批准。而我申请信用卡,不就是想拿信用卡借钱吗?这真碰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哲学题了。直到我临近毕业,AT&A公司有一种专门为学生设计的校园卡到学校来推销,我才有了第一张信用卡。虽然可用额度只有200美元,可毕竟建立了信用的第一步。几个月后我的可用额度就跳到了1000块。一旦做到了有借有还,其它信用卡公司便会将事先批准的信用卡寄给我,在卡的背面签个字,再去个电话就可以用了。三年后,我拿到了一张美国运通卡金卡,可用额度是10万美元!

  十年前移民来到加拿大,才知道与美国的社会体系相类似,社会安全号在加拿大叫“Social Insurance Number”,俗称SIN卡,作用和美国的社会安全号一模一样。我在美国已经累积了好几年的信用,手头什么卡都有,不过都是用美元来结算。来到加拿大,当然用加币结算的信用卡为好。原以为加拿大和美国像兄弟般,申请信用卡应该没问题了吧。没想到不行,加拿大的信用系统和美国是分开的,这下,我在加拿大又成了没“信用”的人了,而且加拿大申请信用卡审查比美国严格。多亏银行里的朋友告诉我,让我到有加币账户的银行里,先申请一张借记卡,和我的银行账户相连,用这张卡可以直接从我的账户扣钱,所用的钱不能超过我账户结余500元,也就是说最多只能透支500块,实在不方便。两个月后,还是美国运通公司加拿大分公司把我在美国的信用转到了加拿大,首先给了我以加币结算的运通卡。不过加拿大的金融机构还是比较“小气”的,迄今为止,我手头最大信用额度的加币信用卡也不过一万加币。

  有了信用卡,生活就方便多了,买东西可以先刷卡,银行账户里没钱,就分期付款。不过我们中国人都比较“保守”,基本上是月月清,不吃信用卡公司的高额利息,所以信用不算最好。据统计,美国平均每户家庭拥有五张以上的信用卡,他们到商店买东西好像不花钱似的,几张信用卡轮换着拆东墙补西墙。如果我们都养成老美的消费习惯,每个月付十几块的最低额度,吃18%以上的高年利率,信用可能就更好了。美国经济70%依靠私人消费,而且有相当比例是负债消费。因为信用卡公司就是靠这些吃高利的客户发的财,它们俯卧在消费者边上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扑上去收获战利品。

  有个老美朋友,6年前一笔92美元的房贷尾数忘了付。结果,去年换大房子到银行重新借贷款,15年期的固定贷款利率给信用好的客户是7%,而给他却是7.5%,因为银行在他的信用记录中发现了那笔欠款记录,结果他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要比别人多付0.5%的利息。我申请一张信用卡都那么麻烦,一般的信用卡也就是一万块上下的信用额度,可没想到2000年之后申请次贷却那么容易,一贷就能贷到几十万,连信用也不用查了,但次贷的利率比普通贷款的利率高出2%到3%。所以这次次贷危机,其实也就是信用危机。

  当前美国信用卡债务已经累计达9150亿美元。此外,汽车与其他消费信贷有1.5万亿美元,私人性质的抵押贷款规模有10万亿美元。次贷危机也已经波及到信用卡消费上,越来越多的信用卡持有者无法清偿欠款,怎么办呢,“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算总账的一天总会来临的。在北美信用如生命,人们轻易不会赖着不还钱,一般来说欠款数达到法律规定的极限,再无偿还能力时,美国法律允许无法偿还债务的个人申请破产保护。破产的书面语是“Bankruptcy”,但在实际生活中老美都用“I am broke”来说他破产了,broke,意思是粉粉碎了,没命了,就知道破产的严重性了。美国联邦破产保护法有五种案例,包括个人和公司,细则相当详尽和复杂。

  我这里简单讲一点个人破产法的申请和注意事项。

  申请个人破产法保护分两种:一种是自然而然的,假如欠债人有不超过12个债权人,任何一个人或者所有人加起来,总数被欠至少有11625美元无抵押物的债款,就可以立案了;又或者欠债人拥有12个以上的债权人,三个人加起来总数被欠至少11625美元无抵押物的欠债,也可以立案。第二种是欠债人自愿申请破产,只要他或她欠债到期而不还,便可申请立案,不在乎其偿还能力。

  以上这些完全建立在诚信基础之上。债权人假如因为没有足够的无抵押物债款,或者债权人人数不够而立案,法庭就要裁定给欠债人损失赔偿费、律师费、法庭费以及惩罚费。同样的,假如自愿申请破产的欠债人如果不诚实,转移银行存款或房产,也将受到法庭的惩处。当然,美国法律是假设所有的人都是诚实的。那么按程序欠债人就必须列一张债权人的清单,财产和债务、收益和消费一览表,欠债人的金融事务报表,未生效的合同和未到期的契约,以便法庭根据破产者的还债能力进行清算。无法偿还的债务都将一笔勾销,给予有诚信的破产者一个崭新的重新生活的开始。

  任何人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有说谎或欺骗行为,就一辈子不要想翻身了。撒谎一次,诚信就没了,不管有多么人性化的理由。想当年克林顿东窗事发差点儿被弹劾,其实并非他“拉链门”的问题,而是他撒了谎,信誓旦旦地说他和那位女实习生没有“那个”。在美国犯错可以,撒谎没门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