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陨落”的背后:内控漏洞与监管缺位

作者:卫新江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推荐讲师:郭大刚发表于:2008-11-10

当一项新业务为企业带来丰厚的回报时,不管是从事该新业务的人员还是企业的高管,都极有可能被利益冲昏理智,以至于忽视这种新业务中所蕴含的超出原有业务范围的潜在风险。但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商业社会中,当企业的主营业务或传统业务已经增长乏力时,积极地寻找新的业务模式或利润增长点不正是大多数企业努力追求的吗?   这种尝试本身不仅没错,甚至值得鼓励,问题是如何控制风险。除了必须从COSO五个层面设定这种新业务的内控体系外,企业在原有的控制体系中,一是要在控制环境层面设定企业的风险偏好,而且应把这种风险偏好与企业的愿景和使命一样确定下来,作为企业的宪法;一是在监督层面,必须保证对任何业务活动(特别是新业务及不在总部眼皮底下的业务活动)采取一致的、基于更严格的监管模式。

  经营历史长达89年、总资产规模超过1万亿美元的全球顶级金融保险集团——美国国际集团(AIG)的“巨人陨落”仍然值得我们深思。仔细探究发现,AIG倒闭的“罪魁祸首”是AIG的金融产品公司(AIGFP)。

  AIGFP是AIG负责金融产品交易的全资子公司,主要由霍华德•邵信(Howard Sosin)和约瑟夫•卡萨诺(Joseph Cassano)发起。

  AIGFP很早就进入刚刚兴起的金融衍生市场,成为美国最早投资金融衍生产品的公司之一,并迅速扩展到能源、货币、商品市场,所投资的对象无所不包,而且奉行的是快进快出“赚快钱”的风格。

  1997年是AIGFP业务重要的转折点。此前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大多为利率互换之类的产品,1997年AIGFP接受JP摩根衍生产品专家的建议,开始大量购买和发行以次贷为抵押品的担保债务权证(CDOs)。业务上另一个大的变化是,开始大量介入信用违约互换业务(CDS),到2005年中CDS市场成了AIGFP的主要业务。伦敦AIGFP还在市场大量出售一款名为“超级信用违约互换”的产品,为市场上巨量的CDOs提供担保,该款产品的利润边际从2002年的44%上升到2005年的83%。

  在过去的几年里,AIGFP凭借着强劲的创新实力,在与华尔街众多的老牌投资银行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树立起了勇于创新、敢于冒险的企业形象,同时也给AIG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次贷危机爆发以后,随着住房贷款违约率的迅速上升,AIGFP所造成的亏损越来越大。截至6月底,伦敦AIGFP的亏损就高达250亿美元。9月15日,伦敦AIGFP的亏损造成AIG信用评级的下调,AIG为此必须马上追加150亿美元的抵押品,AIG顿时陷入流动性危机,不得不委身于美联储。曾经的摇钱树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难以填补的无底深渊。

  从内控上看,AIGFP可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首先,AIGFP在AIG里面是个高度自治的实体。AIGFP奉行的是高额激励、宽松监督这样的企业信条,多数员工都具有博士等的学历背景,投资银行的业务定位越发使得这些人觉得,比AIG内部那些只会销售保险的专业人士要强很多,丰厚的业绩和高额的薪酬使得这些人更加桀骜不驯。

  其次,作为母公司的AIG近年来确实放松了对AIGFP的监管。2005年苏立文接替格林伯格以后,母公司很少过问AIGFP的业务,甚至也有意放松对其的管治。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取消了原先每月两次的用来评估其工作的例会。今年3月,美国联邦监管机构曾警告说,AIG在对子公司的监管方面缺乏独立性、透明度和精细化。

  第三,AIG的内设工作机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在2005年会计丑闻以后,AIG设立了两个专门的委员会负责对复杂金融衍生产品交易的审查。2007年负责处理AIG欧洲金融产品的首席全球策略家伯纳德•康诺利(Bernard Connolly)曾对次贷危机的爆发及其可能对衍生产品的影响发出警告,即便在这样的情形下,AIG的这两个委员会也没有能对次贷危机所可能引发的后果给予足够的重视。

  10月7日,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上,AIG的前三名高级管理者都不认错,他们把问题归结在现行的“以市值计价”(Mark-to-Market)的会计准则。前CEO苏立文和罗伯特•维尔伦斯坦德都指出,“以市值计价”准则迫使AIG不得不将未实现的次级债券的损失先计提出来,如果这些债券持有到期,其价值一定不会像今天这样糟糕。

  另一种看法就是AIG本身没有错,而是外部监管出了问题。但问题是AIG出问题的不是在保险业务方面,而是在投资银行方面。AIGFP是一家投资银行而不是一家保险机构,它不接受美国州级监管机构的监管。过去的4年,伦敦AIGFP有不少业务是通过在法国注册的AIG银行(Banque AIG)完成的,该机构接受美国储蓄局(The Office of Thrift Supervision)的监管,但这种监管本身就十分粗略。此外,为AIG提供审计服务的普华会计师事务所在今年3月就曾抱怨,他们无法了解伦敦AIGFP的情况,这家公司太不具有透明度了。

↵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