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师在利益与公正之间摇摆

作者:苏渝 高昌庆来源:新财经推荐讲师:王君庆发表于:2011-09-19

投资者判断一家公司质地优良与否,无一例外地都先分析其各项财务数据,而这些重要的信息就来自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们。可以说,会计师的审计方法及职业道德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投资者对上市公司质量的判断。但如果仅仅靠职业道德来约束会计师们,那审计结果的公正性也就难以得到保障。

  在IPO过程中,会计师审计报告的公正性,直接影响监管部门和投资者对上市公司质量的判断。

  在上市公司IPO舞台上,主角是站在前台的首发主承销商——券商,它们名利双收,出尽了风头。但在IPO绚烂舞台的背后,还有一批“舞台监督”——会计师。

  监管部门和投资者判断一家公司质地优良与否,无一例外地都先分析其各项财务数据,而这些重要的信息就来自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们。可以说,会计师的审计方法及职业道德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监管者和投资者对上市公司质量的判断。但在IPO项目审计过程中,会计师赚的是客户的钱,这在某种程度上,就无法避免“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境况。

  为利益不惜铤而走险

  自2009年IPO重启之后,A股市场股票发行相当顺畅,吸引了众多公司跃跃欲试。

  YY公司还是一个产值不足亿元的小公司,就急吼吼地嚷着要上市。XX事务所需要对YY公司三年一期的财务报表进行审计,收取的审计服务费为180万元,其中,完成股改收费20万元,2011-2013年,每年度出具审计结果或管理建议时收费20万元,完成IPO申报材料收费40万元,剩余部分在IPO审核通过后付清。另外,因上市需要进行的追加审计,每增加一期,收取审计服务费用20万元。另外,与此相关的差旅费、食宿费、市内交通费等支出,由YY公司承担。

  XX事务所之前是合肥一家只有20多名员工的微型会计师事务所,业务来源少,收费上不去。后来挂靠了北京一家规模大的会计师事务所,成了在合肥市的分所。尽管收费、业务质量都要受到管控,但业务来源不愁了,收入成倍地往上翻。

  但在增长的收入面前也有头疼的时候。不久前,审计一部的准备放弃一家拟IPO公司的年度报表审计,原因是,尽管对这家公司进行了半年的辅导期,但公司财务一点起色都没有,最后不得不在审计报告征求意见稿中做了保留意见。

  但YY公司老板坚决要求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为了不让半年的工作劳而无获,XX事务所出具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类似这样的案例,在国内会计师事务所中时有发生。今年以来,共有43家公司IPO申请没有通过或被取消上市资格,不少都是因为盈利或其他财务问题,其对应的会计师事务所及注册会计师也频频被媒体曝光。

  会计师违规助推上市公司造假

  通过对2008年以来具有证券执业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IPO项目过会情况统计,天健正信的IPO项目过会率最高,超过95%。

  而IPO项目数量最多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项目总数是53家,但未通过发审委审核的项目达到了6家。此外,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的IPO项目通过率更低,该所46个IPO项目中,有10个项目未能通过发审委审核。

  上市公司作为公众公司,本应以诚信为本。然而,上市公司的不诚信行为好像从未停止过,早有江苏三友欺诈上市隐瞒事实长达5年之久;近期有绿大地因包装上市被曝光;胜景山河因信息披露虚假两次上会被否,等等。

  在失衡或不健康的利益驱动下,一些上市公司为了达到粉饰公司经营业绩的目的,置会计准则和相关法规于不顾,授意、指使或强令会计师造假,虚构利润。

  在今年未获得上市申请或被取消审核的公司中,大部分公司涉嫌盈利或财务问题。

  4月20日上会被否的山东舒朗,由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山东舒朗成立近十年来,涉嫌拒绝为大多数职工缴纳社会保险和公积金。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会计师受访时表示:“突击补缴前三年社保,显然是为了配合上市,这可能就是会计师的建议。”

  5月5日,被取消审核的珠海威丝曼,是由立信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被举报隐瞒曾有品牌和加盟商经营亏损,招股书中披露的只有近三年的业绩,而2002年威丝曼实际控制人谢秋河设立的另一家公司——珠海世纪白马毛衫品牌港有限公司却毫无提及。谢秋河旗下资产的过半利润,后来处于停顿状态。而且,威丝曼服饰曾在全国大规模寻求加盟商,但一年后大部分加盟店亏损倒闭只剩不到200家。这些涉及历史经营中的“账目”,完全没有在招股书中出现。这都是会计师审计职责不到位。

  最典型的是上市前被叫停的胜景山河,也曾被质疑存在虚增收入。为其做审计的是中审国际会计师事务所。胜景山河存货金额大,总量达3117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的94.16%。据证监会查实,胜景山河的招股书属于重大遗漏。

  制度缺陷加大审计风险

  在IPO项目中,会计师事务所要做大量基础性工作,会计师的财务数据往往被券商直接拿去使用。在企业IPO过程中,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时间长、程序繁琐,相关部门对其要求也较高,还要面临非常大的审计风险。

  企业如果能成功上市,券商就可以拿到上千万元的收益,而一单审计业务只有寥寥一两百万元的收入。会计师为了拿到更多的业务,获取高额服务费,往往会提供对服务对象有利而违反独立、客观、公正的虚假证明文件。

  在今年43次IPO被否的项目中,涉及了24家会计师事务所,其中内资所占绝大部分。一位曾在安永工作过的审计人员说:“如果公司收益糟糕或资产打折扣,但公司不同意会计师的审计报告,‘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可能放弃,但内资所对风险控制可能没那么严格。”

  “四大”认为风险高、不敢接的单,内资所为什么敢接呢?

  首先,财政部今年6月发布的《关于引导企业科学规范选择会计师事务所的指导意见》导向非常明显,好的、赚钱的业务内资所优先,吃独食的待遇导致内资所的风险防范意识进一步降低,审计质量难以提高。

  其次,自己的孩子舍不得打。 一直以来,国内对证券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一般采用行政处罚,对注册会计师及会计师事务所的处罚也仅限于行政处罚,使得上市公司及会计师事务所的违规成本极低。只要会计师事务所没被撤销,罚点小钱就可以继续干。而IPO巨大的利益链,巨大的利益诱惑,让会计师们有巨大的动力抢食这块蛋糕。

↵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