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通审计风暴未终结 更多问题或在水下

作者:王云辉来源:财经国家周刊推荐讲师:杨俊发表于:2011-08-23

联通在内审发现的问题看来小,但在监管上却是迈出了一大步。文章中提到的审计深入到流程里也是现在企业内审的重点,主要是为了控制风险,保证企业目标的实现。内审作为公司治理的重要内容,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联通的内部审计力度正全面加强。”7月10日,一位联通审计部门员工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据这位员工介绍,在6月初召开的联通内部会议上,联通副总经理佟吉禄强调,联通的内部审计将从审计账薄向深入流程转变,从事后监督向过程控制转变,以审计强化企业“免疫”能力。

  此前,在国家审计署5月20日公布的17家央企财务收支审计结果中,联通被查出多项问题,其后联通发布公告称,相关问题已经整改。

  在外界看来,这些财务问题获得整改,并不意味着审计联通的结束。一位运营商人士认为,审计署公布的只是2009年的审计结果,但自2010年来,审计署等部门对三大运营商的反腐调查力度正不断加强。

  7月15日,消息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由工信部牵头、国资委等部委共同组建的调查小组正在三大运营商的总部和9省市分公司进行新一轮的审计抽查。

  审计问题已整改

  “在审计署的联通审计报告中,大多都是并不严重的常见问题。”一位运营商财务系统人士评价说。

  根据审计署报告,联通2009年在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项目招投标管理、内部管理三大方面,一共存在11项问题,造成当年少计资产3046.57万元,少计负债2039.13万元,多计利润6382.36万元、少计利润5475.47万元,并有两起为中国联通提供服务的外部单位涉嫌经济犯罪。

  “其中的一些财务细节问题,央企大都存在。”一位资深电信专家表示,央企一般规模都非常大,并在各地设有多级的公司实体。联通在2008年下半年与原中国网通进行了融合,在2009年将CDMA网络拆分售给电信,在此过程中,只要不是主观作恶,一些疏忽性质的财务问题并不严重。

  比如,在审计署的报告中提到,联通所属7家企业存在提前确认收入、未及时将已完工的工程暂估固定资产入账、少提折旧、多计提直销佣金等问题;合并会计报表范围不完整、抵销不充分,导致资产、利润核计有误、本部与上市公司费用分摊不准确、部分所属企业部分工程未及时办理竣工决算、盘亏和报废资产未及时进行账务处理等问题都在此列。

  联通也有一些问题属于违规。如所属4家公司收取1400.81万元假发票,所属5家企业部分重大物资采购和工程项目未进行公开招标,所属2家企业存在由公司内部员工代签名或无签名领取促销赠品、部分房屋和土地无偿给民营企业使用,所属3家企业虚报基站、铁塔等共建共享考核指标、未按规定停止小灵通用户的发展等。

  对此,联通上市公司(00762.HK)随后发表的公告称,已就国家审计署的审计意见采取了改善措施,进一步规范了相关制度和流程,并将加强管理严格执行。

  问题或在酝酿

  尽管如此,部分在报告中提及的问题,对联通的影响可能仍在酝酿。

  根据审计署报告,本次审计发现并向有关部门移送了2起为中国联通提供服务的外部单位涉嫌经济犯罪案件线索。

  报告称,有关部门正在依法查处,但并未透露两家外部单位的名称及涉案细节。

  根据通信业内人士猜测,2010年涉案的联信永益可能是其中之一。

  2010年3月31日,联信永益公司收到司法部门的通知称,联信永益董事长陈俭因涉嫌单位行贿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此时,距联信永益正式上市仅过了10个交易日。

  同年9月7日,陈俭取保候审。而在此之前的9月3日,联益永信收到司法部门通知:由于涉嫌单位行贿罪,公司新任董事长、总经理彭小军也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根据联益永信公告,2011年4月15日,彭小军也获取保候审。但陈俭与彭小军究竟因何涉案,至今外界未能得悉。此后,《财经国家周刊》曾试图联系采访陈俭,联益永信人士以涉及案情保密没有接受采访。

  业界普遍认为,陈俭与彭小军的涉案均与联通有关。

  根据联信永益今年4月底发布的2010年度审计报告,由于电信行业自身高度集中,公司2008年、2009年及2010年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74.78%、61.88%和42.34%,其中仅核心客户北京联通(原北京网通)的销售额,就占到当期营业收入的57.20%、33.44%和21.38%。

  同时,联通的三级子公司还持有联益永信19.04%股权。在2008年、2009年及2010年,联益永信对以联通为主的关联方销售额分别为40408.95万元、36653.15万元和27877.88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3.83%、52.18%和40.01%

  联益永信在报告中认为,联通的电信IT服务市场是一个充分竞争市场,服务商主要通过招投标方式竞争订单,不存在关联利益输送情形。

  “虽然陈俭和彭小军已经先后取保候审,但相关案件目前仍未有最终结果。”一位电信运营商人士说,这意味着,因为两人被带走都是涉嫌单位行贿罪,所以相关的案件如果定案,将带出哪些受贿人,再牵出哪些窝案,这仍有待时间酝酿。

  一位北京消息人士6月中旬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此前,联通内部已经有员工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但该说法目前尚未获得证实。

  会否被牵入反腐风暴?

  业界更关注的是,电信行业反腐风暴会否将联通牵入其中。

  此前,中移动已经有张春江、施万中、林东华、李向东、李华、沈长富、马力、叶兵等高管先后涉案,或已落马或已外逃。

  以上案件的爆发,令有关部门自2010年开始展开日益严密的审计调查,至今仍在持续。就在不久之前,审计署人员已再次入驻三大运营商展开新一轮排查。

  同时,由于其中张春江、李向东、李华、马力、叶兵等可能为数据业务系统窝案,所以外界的关注焦点一直聚焦于中移动以及SP行业。

  但一位业内知情人士指出,无论数据业务还是采购、广告、渠道管理等“容易出事”的领域,三大运营商的管理模式、业务流程都大体类似,“而且中移动的管理相对最为规范,联通与电信一些业务模式甚至是直接学步”。

  据可靠知情人士透露,除了联益永信高管涉案可能与联通有关外,有关部门的其他反腐调查也有线索与联通有关。

  “比如张春江,虽然落马时任职是中移动党组书记,但他涉案的线索及证据仍有一些来自于对联通的审计,并与他在网通任职期间工作有关。”该人士说。

  根据该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提供的一份审计报告,2009年9月14日至10月30日,某地审计办就曾派出审计组,对原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网通)、北京郊区电信实业有限公司、北京市电信工程局等相关单位进行审计,其主要方向就是“涉及张春江经济责任的有关事项及其他财务收支情况”,并查出会计信息、重大经济决策、财经法规遵守、其他管理事项等方面的多项问题。

  同年12月,张春江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

  今年7月12日,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张春江受贿案,根据河北省沧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4年至2009年,被告人张春江在担任辽宁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总经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承揽业务、追要欠款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北京依镝电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宋世存、北京阳光加信广告公司董事长杨蕊宁及其丈夫张锐给予的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46万余元。

  这意味着,在网通工作期间的违纪行为,可能涉嫌贪腐的原网通员工。 “在当前强劲的行业反腐态势下,无论张春江、联益永信或是其他审计调查中的经济案件,只要涉及联通,都有可能演变为一个大的漩涡。”一位电信运营商人士说,“对联通来说,这才是真正艰巨的考验。”

↵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