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有些鸟来到世间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

作者:晶 焦来源:中外管理推荐讲师:杨俊发表于:2011-07-18

老罗是一个我比较喜欢的人物。他在创业中的很多理念和对理想的追求,值得我们深思。例如:企业在做市场营销、销售更多产品的同时,也必须要遵守商业道德,为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相信多数人听说过那句——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版权人就是老罗。老罗并不老,1972年生,大名罗永浩。曾经的新东方英语明星教师,以老罗语录闻名;他也是网络上最牛的牛博网创始人,以网站多次被关再开张被誉为“北京开关厂厂长”。

  现在,用他自己的话说:“2011我期待的名字,不是人民教师罗永浩,不是知名非专业相声演员罗永浩,不是畅销书作家罗永浩,而是‘高龄’创业者罗永浩。”

  其实,创业从2008年5月就开始了。创的是老本行: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在四处冒白烟的英语培训市场,他最有名的创举是推出1块钱听8次课的“凶残推广活动”。“1块钱能做什么?”的广告,后来被跨界疯狂效仿。但更值得强调的是,在这个对人力成本依赖极强的行业,他提供业内最高的时酬,在亏损最严重时,他为员工提供了年终双薪。在一次演讲中他说,如果改天上市融资,他要把愿景写得长一点,其中的一句是:“通过实现理想,让人相信实现理想是可能的。”

  事实上与他的伟大理想相匹配的是,他迄今的小半个人生已经是一部励志故事:高二退学,自学四年。随后混迹江湖,摆地摊儿卖旧书、倒走私车、做期货、卖电脑散件。再自学,成功当上新东方英语老师,然后迅速扬名。再接着,牛博以及老罗英语,绝不沉默。他总以斗士之态出现,圆的不光是他自己的梦。

  也许现在还不能称其为70后企业家,但,绝对是70后领军人。

  略带忐忑的超自信

  《中外管理》:“2008年创立的‘老罗英语培训’已经渡过最艰难的时期,成为一个像模像样的商业机构。”这是你本人的判断吗?如今老罗英语的具体“模样”如何?

  罗永浩:最艰难的时期肯定是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对这个企业的未来非常乐观,没什么悬念。我不能百分之百确定的,只是它将来到底会很大还是特别大,很优秀还是特别优秀。

  以我自己的标准来说,它离“像模像样”还差得很远。我对公司目前的很多管理状况都不太满意,感觉还是比较乱,不够专业。但是从另一方面,咨询业朋友们又告诉我,所有在外人看起来运营得井井有条的大企业,在内部高管看来,也都是每天在混战。所以我在努力改善现有局面的同时,也没有以前那么焦虑了。

  现在我们的收入增长状况很不错,客户满意度也很高,口碑推荐来的客户比例始终维持在30%多。未来三五年内,每年实现100%增长的计划,看起来制订得略为保守了。不过我喜欢在年底的时候跟公司同仁们说:“看,我们又超额完成任务了!”而不是:“尽管离完成任务只差了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但是我们确实干得很漂亮。”

  《中外管理》:很感兴趣你所分析的自己商业成功的经验:勤奋、找行业内最优秀的人一起工作、提供性价比高的产品,以及细节上的偏执。但看上去都并不为奇。

  罗永浩:前三点当然是不足为奇,很普遍,其实第四点单独地看也不算罕见,但很少有企业把这四点都做到了。做到这四点的同时,还擅长以干净体面的方式制造话题,引发传播效应,以极其有限的财力有效地包装和营销自己的,我极少看到,除了照镜子的时候。

  《中外管理》:提供行业内最高的时薪,一块钱听8次课,以及业界首创全程都允许退班的承诺,这些不同表现的本质是源于你的自信吗?有没有忐忑过?

  罗永浩:是,是自信。

  也有忐忑,担心盈利前因为教师薪酬方面的支出比例太高导致倒闭,担心一块钱听八次课产生的成本过高导致难以维持,这些顾虑都是有的。但是我们反复研讨的结果,是相信这会利大于弊,最终也证实就是这样。

  《中外管理》:老罗英语的战略决策通常是怎样做出的?你说你很在意别人的看法,这是否会直接影响到企业各种策略的制定?

  罗永浩:大部分是我拿主意(当然会经过高管们严肃讨论的过程),但有时候我的想法欠考虑的话,他们也会连讽刺带翻旧账地纠正我。

  当然会影响,如果选择一件完全可以由着我性子胡来的事情,那这件事肯定不是开一家公司。

  《中外管理》:生于70年代的人通常被认为是理智的,但你一直以“理想主义”而闻名。在大多人眼中,你是桀骜不驯、有创造力的,年少时的理想是什么?

  罗永浩:我不觉得“现实”和“理智”是一回事儿,70年代生的人通常被认为比他们的前辈“现实”一些。

  我们是理想主义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破灭后成年的一代人,但和任何时代一样,总有些人可以因为一些偶然或必然的因素摆脱那个时代的恶劣影响。从纯粹个人的立场出发,我还是挺庆幸生在这么一个时代的,它使我的一些理所当然的正常选择(比如:拒绝犬儒、拒绝同流合污等等)显得格外的帅,格外的难得,我喜欢自己看起来这样。

  对于做事,我年轻时的理想很多,成为作家、导演、音乐家等等,这些有的实现了,有的破灭了,有的放弃了,也有的被搁置了。对于做人,我的理想从懂事儿后基本没怎么变过,就是做一个好人。如果还能顺便做一个有用的人,就更圆满了。

  以我有限的了解和我的价值观,我觉得大多数的中国企业家都不值得一提,不管是生在哪个年代的,当然他们在智力方面多半都是挺优秀的。

  理应选择做“战士”

  《中外管理》:我想你自己也会认为,一个理想主义者能做成一个企业是很令人费解的。你说,在商业里坚持理想主义比做教师、艺术家标榜理想主义要难一万倍。讲讲让你觉得最难的时刻吧。

  罗永浩:我不觉得费解,但我相信这在中国确实很艰难。我想我的情况肯定是小概率事件。

  最难的时刻?每天都挺难的,比如:我们开会讨论如何在未来的三个月内把某一项目的收入提高一倍时,就会发现已经成为行业惯例的70%左右的市场销售手段,都是违背我们公司原则的。从这个角度考虑,我们目前不给任何项目的销售制定硬性指标,都是要他们“尽量完成任务”。我们各个项目的收入增长,大部分是得益于整个公司的理念和口碑被市场进一步接受,而不是因为那些项目的推广上采用了什么行之有效的市场手段。

  《中外管理》:把个人趣味渗透进公司(比如:拿着曾轶可的写真集加正版音乐专辑前来报名上课的人,可以得到200元的学费优惠),仅仅是为了满足个人喜好,还是商业创新的考虑?

  罗永浩:当然是商业上的考虑。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我们很喜欢用一切手段在我们的目标客户群体当中制造话题。如果“炒作”指的是采用欺骗性的手段引起公众注意,那我们不会去做。假如我不喜欢曾轶可的音乐但是装作喜欢,然后在网上跟讨厌曾的人吵架以制造话题,那就属于欺骗性的“炒作”。但如果做一件事情没有法律和道德方面的原则性问题,又能吸引眼球,那我们非常喜欢“炒作”。

  《中外管理》:在行业内,你总以战士身份出现,你自己怎样评价自己?在流行的老罗语录中,你自己最喜欢哪一条?

  罗永浩:我相信大多数人有能力、有信心做一个战士的时候,都会选择做一个战士,从这个意义上,我和大多数人没什么区别。

  我最喜欢的?目前是这一条:“希望那些喜欢用‘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教训年轻人,并且因此觉得自己很成熟的中国人,有一天能够明白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有些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

  《中外管理》:作为企业领头人的你,在公司内部是怎样的管理风格?你说过“你们只看到我凶悍刻薄的表象,从来不知道骨子里我有一颗多宽容的心灵。”对员工,你属于宽容型的吗?你觉得自己是个有领导力的人吗?

  罗永浩:我的管理水平很业余,虽然一直在努力学习。我们有充足预算的时候,会引进职业经理人来解决这个问题。

  其他的问题,给你转一个我们网站上的“求职须知”供你参考:

  “求职老罗和他的朋友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须知2011年05月21日 15:16:16

  很多看了我的演讲录像后来到我们这里求职的人,误以为跟我在一起工作是一件轻松愉快、嘻嘻哈哈的事情。其实我是一个独断专行、律人甚严、暴躁易怒并且很严肃的小心眼儿,非常难于相处(尽管创业后的三年里已经改善很多了)。我心情轻松的时候同事们会觉得在一起比较好玩儿,但是我基本没有心情轻松的时候。同时作为一个事事追求完美的事儿逼,我也很少对别人的工作成绩给予较高的认可(他们认为应该打100分的,我通常会觉得是70分;他们认为应该打99分的时候,在我这里已经是不及格了),所以在我们这里做事要额外承受很多的心理压力。

  当然,我的善良、正直、厚道、慷慨、坚持原则和理想主义,和这些‘黑暗’的部分同样强烈和真实,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公司的人员流动很少……好吧,我也别太自恋了,不排除有些同事是因为暂时没找到更合适的地方才含恨屈就在这里的。

  总之,我很不希望那些被我的演讲视频感动的年轻人脑子一热就冲过来了,然后觉得‘原来所有的录像都跟黄色录像一样,是骗人的’。我只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在一场以增加企业影响力为目的的公开演讲里,加入关于我是如何难于相处的那部分内容。不过今年我会试试。”

  《中外管理》:现在,还会像创业早期那样努力消化经管类书籍的内容吗?你最喜欢的一本经管类书籍是哪本?

  罗永浩:当然,这项工作是必须做的,我想即使将来发展壮大了,它也是必须的。

  到现在看过的商业类书籍里,受启发最大的是马尔科姆•格莱德维尔的《引爆点》。不过这本书严格地说,不能算经管类书籍。

  《中外管理》:用你自己的话说,要办一个“以牛教师为核心的,综合服务最专业、最优秀的商业培训机构”,你觉得现在离这一天还有多远?

  罗永浩:以我自己的高标准来看,还需要很长时间。但以这个行业现有的整体水准来看,只需要三四年的时间。

↵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