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ncial-info财务天地

安越 > 财务天地 > 公众公司

公众公司

作者:钱自严 来源:原创供稿 推荐讲师:安越 发表于:2015-03-04

前一阵媒体上有关阿里巴巴与工商总局就淘宝平台卖假货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讨论的焦点是阿里到底该承担多大的责任。要回答这个问题,还得从阿里的身份说起。抛开阿里富可敌国的市值,也不论它有多少注册用户。抽丝剥茧,首先,得认清阿里是一个公众公司。

    公众公司这四个字涵盖了市场经济体制中上市公司的基本责任与运作模式,简言之,游戏规则。公众代表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力,但与公众人物不同,公众人物可以不是公众的,但公众(上市)公司却一定是公众的公司。公众人物可以任性而为,酒驾和吸毒之类的负面新闻顶多是自毁前程,不碍公众什么事。但公众公司就不一样了,公司的行为牵涉到所有相关者的现实利益。公司这个词对国人而言似乎很熟悉,但又未必真解其意。首先这是个舶来品,对应的英文词是company,其实company还有“伙伴”的意思。再追究一下,这个英文词又来自法语词compaigne,是“分享面包”的意思。看过电影《中国合伙人》的再来想象一下几个发起人坐在一起掰面包的情景,就能比较形象地体悟到公司中成员之间唇齿相依的共同命运。《中国合伙人》中的股份公司一开始还只是私人公司,成员仅限于有限的几个公司股东,但一旦成为公众公司,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公众公司从资本市场的角度讲就是一个从公众口袋里筹了资然后交给一干经理人运作的共同体。我们国内也有公众上市公司,但国有股一股独大的普遍结构,加之资本市场的规范不严,使得大家对公众公司的法律义务理解不够深刻。

    老百姓搞不明白顶多亏掉些炒股的钱,但若专业人士理解不深不透,有可能给公司带来灭顶之灾。许多国内公司去到美国上市后,立刻水土不服。据统计,2001至2010年的十年间,共有 42 家中国赴美上市公司涉嫌83 起违法违规案件,到了2011年一年就徒增到39起。诸如虚假陈述、IPO文件造假和内幕交易等等。其中UT 斯达康因为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受到美国证监会和美国司法部各150 万美元的罚款。我有一位热衷炒股的长辈有一次与我交流时问我道:你是学财务的,你倒说说这中国公司行贿怎么要受美国法律处置?这里牵涉到一个标准问题。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往往是跨国界的。我们可能没这个感觉,因为外国公司不能到中国上市,你可以把中国股市理解成奇葩一朵。比如美国,英国包括新加坡,这些国家的资本市场是对全球公司开放的,但权利与义务也是对等的。你可以去那个国家的市场融资,但必须接受那个市场的法律约束。有些人把这上升到做空中国的阴谋,我觉得无知到单纯了。在你上市之前,遵纪守法,风险提示,不准忽悠,这些都是你自己知道了才在招股书上落笔签字的,人家可没有把刀架着你的脖子逼你上市。普通股民把钱交到你手里,这里就是一个信托(Trust)的概念,相信你会依法运行,诚信经营。但凡有欺瞒的行为,美国证监会经过上百年的经验整合,早就准备好了一系列严刑峻法伺候你,目的就是要保护在信息不对称端处于弱势地位的中小股民。

    说个典型案例,作为国内最大的海上石油生产商,中海油2001年分别在纽交所和港交所上市。2011年6月4日和6月17日,中海油作为控股方的渤海蓬莱油田相继发生2起溢油事件,但直到7月5日才通过中国国家海洋局对外界披露相关信息。这按中国标准太正常不过了,一个月内披露堪称表率了,但这已经违反了美国联邦证券法关于信息披露的条款。结果在美国一律师事务所的牵头下对中海油发起了集体诉讼,在这个消息的影响下,中海油在2011年9月6日下跌了9.39美元。凭什么我好端端的要一股折损将近十美元,作为普通股民当然要诉诸于法律追究管理层的玩忽职守了!这个案例其实很值得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借鉴。我看了国内的很多报道,以为工商总局最终已与阿里巴巴和解,这一页似乎可以翻过去了。可麻烦之处在于这已经不是中国的“内政”了,分布于全世界的股民既然出了资,就会按照美国证监会的要求,通过律师来主张他们的权利。这阿里一夜市值蒸发好几十亿美元的损失不是你阿里高层自认倒霉就可以坦然处之的!国内行政机构揭开的盖子不是自己重新盖上就能了事的。个中曝光的细节,只要在阿里上市的所有公示文件中有一点构成重大遗漏或严重误导,公司就可能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其实有很多国内知名公司的创始人私下里表达了去美国上市后的后悔之情,一个公众上市公司就不再是自己可以说了算的公司。拿了人家的钱,不管多少,这就是公众一起拥有的公司了。要不爽你就别上市,或者可以再退市。美国著名的戴尔电脑,创始人麦克戴尔在战略主张屡屡被董事会否决之后,感觉这戴尔公司不再是戴尔的了,于是干脆回购股票又变成自己的公司了,这也是一种玩法。但只要还是公众公司,相关的法规就像紧箍咒套在了头上。其实,美国的法规相当严苛,有些美国颁布的法规同行全世界。比如我们在中国运行的子公司,由于母公司在美国上市,就不得不在全球范围内遵守美国本土的经济法规。比如上面提到的《反海外腐败法》门槛极低,像我们公司就此参照的规定是与任何国家的政府官员接触,送礼不得超过50美金的等价物。我们当时就有这样一个有趣讨论:我老爸是当地负责环保监督的公务员,我拿公司年终抽奖获得的印有公司标记的镀金钢笔(市价500元)拿回去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老爸,这是否触犯了美国的海外腐败法?讨论结果:写邮件问总部法务专家。事实上曾有一些吊诡的案例,中国的外企在美国的反腐败法调查中其高管已经认了行贿罪,细节通报中国的相关机构后,当局居然不按受贿最追究当事官员。中美之间因为标准不同的争议远不止这个。2014年一个很大的纠纷就是在中国执业的四大会计事务所是否有权拒绝美国证监会索要上市公司审计底稿的要求?按中国规定,四大会计事务所不得交出中国公司美国上市的审计底稿。无奈,美国证监会干脆封杀四大中国所暂停审计美上市公司六个月。

    经济事务可以跨越国界无边界渗透。我觉得学财务的最大好处就是看事情多了一个财务的眼。其实这样的逻辑可以延伸下去,学习法律,就会又多一个法务的眼,诸如此类。就像二郎神通过他多出的第三只眼认出了孙猴子的尾巴,每一只眼都给我们一个多维的视角让我们进一步了解事物的本质。用财务的眼来看公司,这也是我在财务公开课上强调的一点:看一个公司,首先看它是否是公众公司,因为上市与非上市的区别太大了,从公司权力架构到日常的请购报销。如果是一个私人公司,几乎所有的财务报表规范和会计假设都大打折扣。一个私人公司想怎么记账就怎么记账:折旧要摊销吗?怎么计算坏账比例?这些都可以老板自己说了算。如果不去银行借钱,一个私人公司不做财务报表都无所谓。所谓的请个有经验的会计,更多是为了合法避税。区分公众公司与私人公司,还有什么具体用处呢?对于学财务的,如果你考了注册会计师,甚至通晓国际财务准则,那最好去一个公众上市公司才有用武之地。对于非财务专业的,一个公众上市公司,特别在美国受美国证监会管控的上市公司,就意味着这个公司的内部管理已具备相当的水准。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般来说,去这样的公司能学到规范的管理。顺便说一下想创业的,我觉得去这样的公司工作几年会是很好的铺垫准备,学习运作一个公司的基本管理技巧。大到资金的筹措,小到复印机是自购还是租赁,到处都是学习的机会。当然,去私人公司也能学到,但公众公司有一个资源效用最大化的外在要求,总体上讲比私人公司要效率高一些。这也是有些公司通过上市,特别是上市前的一系列整改来提升自己的管理水准,比如基于数据分析的量化考核,重大战略不依赖个人智慧而购买咨询服务的决策习惯,防范人性异变的分权控制体系。

    成为公众公司就意味着变身为公众的公司,而公众的具体范畴又决定了不同的监督力度和参与度。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治理机制,很有点政治体制中的共和味道:不管少数团体拥有几票,每一票都起着对多数者滥用职权、以大欺小的制衡作用。也许自上而下的政体变革困难重重,经济市场的机制渗透也许可以成为水到渠成般的另类途径。

【版权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文中或封面图片来自授权原作者及互联网。为非商业用途使用。
如因版权等有疑问,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安越(微信:yuexianghui03)。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最终解释权归安越所有。

联系我们Contact Us

上海安越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021-58362000
15801919100(公开课24h服务)
15801990967(内训24h服务)

BD@EasyFinance.com.cn

客户反馈Feedback

了解更多Subscribe

微信二维码

关注安越官方微信

CopyRight © 安越咨询 版权所有 沪ICP备 05001842网站备案深耕欧美管理会计理念,聚焦中国企业实践十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