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变了 江湖也变了

作者:樊力来源:商界推荐讲师:郭大刚发表于:2011-04-12

以前在讲财务管理的时候,经常会以顺驰为例,不过都是属于反面教材,比如对于财务风险估计不足啦等等。就象文中所说,“用三个盖子去盖十个瓶子”,这可比胡雪岩用七个盖子盖八个坛子难度大得多了。但没想到的是,孙宏斌就象是爱多VCD的胡志标,倒下两次还能站起来。不管他们作为商人最终能否成功,但作为人,这种不畏挫折的坚强意志,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榜样。

  大风。北京。

  孙宏斌一手推开酒店大堂厚厚的玻璃门。

  若非我们三番五次地短信骚扰,他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他的态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好很多,比如当我们提议抽支烟时,他会一步跃上电梯,单枪匹马、大步流星地寻找允许吸烟的会议室。

  只是,对于文章,他依旧兴趣不大。他说,“随便怎么写,反正在别人眼里我就那样了。”

  一个人不可能不在意自我。唯一的解释是,这个人在意自己心中的那个“我”,胜过了在别人眼中的那个“我”。

  30岁前,在别人眼中,他是一匹过于不羁的马。清华毕业,25岁成为中国最大计算机公司接班人;26岁因“挪用公款罪”锒铛入狱,在一间住着30多人的小黑屋里呆了四年。他不允许妻子带孩子探视,理由是不想让孩子看到他这副模样。

  30岁后,他依旧是一匹不羁的马。叫板万科,冲撞规则,在距离首富光环一步之遥的地方资金链断裂,轰然倒地。

  很快,他又站了起来。2010年10月9日,融创中国登陆港交所。这一年他47岁,是三个孩子的父亲。

  47岁,是一个可堪琢磨的年纪,而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性格更堪琢磨。我们很难从企业史里寻找到类似轨迹的人。但在电影《角斗士》里却能找到。那个打不死的塞拉蒂斯。

  只是,塞拉蒂斯战斗的是命运,孙宏斌战斗的却是命运弄人。比如,在他卖掉顺驰的后几个月,宏观调控突然放松;比如,他在业内率先实践跨区域经营,连龙湖集团董事局主席吴亚军都专赴天津向其请教,但龙湖最终先行上市,他却被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扫地出门。

  时间,是一片你接不住的风中落叶。当一个人的沉浮经历,就像一颗放在命运舌尖的跳跳糖。成败已经无关宏旨,更何况假设。于是,当我们问出“你后悔吗?”“后怕吗?”之类的问题时,他要么反问,要么迟疑,要么干脆上厕所。于是,三个小时的采访,他上了四次厕所。

  还是要感谢孙宏斌。在面对那些最失败最痛苦的回忆时,他并没有伪装。曾经的志在四方、人世沧桑,以及血的教训,在这一刻,都是上帝的礼物。

  孙宏斌的江湖

  兴之所至,孙宏斌会提议喝酒,但酒量不好,自称啤酒两瓶;酒之所至,他又会提议唱歌,但会唱的只有一首,《一无所有》。开头的时候吼一遍,临走的时候,再吼一遍。

  一无所有与过早拥有,孙宏斌以F1的速度在这二者之间生猛流窜,他没有刹车。而这一次,融创中国终于登陆香港联交所。掌声响起,孙说,他并没有那么兴奋。

  真的吗?

  六年前,顺驰南北征战全国树敌,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孙宏斌企图通过香港上市输血资金链,但中介商们认为顺驰扩张太快,当年利润难以体现,谈判破裂,帝国陨落,孙宏斌最终被自己一手创办并为之辛苦十年的公司扫地出门;

  一年多前,孙宏斌携融创中国卷土重来。彼时地产宏观调控不断,路演期间又值香港股市大跌。投资者对地产股兴趣寡淡,孙甚至已经获得了联交所的股票代码,却不得不在最后一刻黯然离场。

  没有人比孙宏斌更有资历感叹“天不予我”。即便这一次。

  9月29日晚,融创IPO正在确定最后的定价,国务院恰在此时出台第二波房产调控,七个部门连续出台了三个通知。当晚,各界对楼市预期纷纷看空,融创上市横生枝节。

  其时,孙宏斌已完成所有手续,只等挂牌。所幸,直到最后一天,也没有一个投资者撤单。10月9日,融创中国以每股3.48港元的发售价,融资26.1亿港元,成功登陆联交所。

  三度冲刺,顶风撞线,孙宏斌向命运要来一份“安慰奖”。相比龙湖、恒大在一年前上市时的首富效应,融创上市如同锦衣夜行,波澜不兴,若非当家人过于典型的跌宕经历,它不过是公众视线里一朵转瞬即逝的小小浪花。

  但人们欢迎孙宏斌归来。因为在沉闷的地产江湖,太需要一位会开炮的壮士前来“踢馆”。只是这一次,孙宏斌并未满足看客们的观赏欲。他变了,江湖也变了。

  顺驰时期的孙宏斌,豪情万丈,口无遮拦,属于典型的荷尔蒙过剩型。相比碧桂园的杨国强,合生创展的朱孟依,龙湖的吴亚军,恒大的许家印等同样在1994年前后出发的地产企业。孙与他们的区别是,他们专心想创富,而孙一心想称王。

  比如,他曾在一次业内论坛上说:“顺驰的目标就是全国第一,就是要超过在座诸位,包括万科。”弄得王石脸色阴晴难辨反戈一击,“这种黑马其实是一种破坏行业竞争规则的害群之马。”孙则一脸诡笑,“王总我们可能超不过,但你总得让我们有点理想吧。”

  而融创时期的孙宏斌,远离媒体,远离硝烟,绝不妄谈对手。甚至让人担忧其步伐是否稳健过度。当年顺驰的土地储备量曾是同行业中最高的;而今天,当记者提及土地储备量十倍于融创的恒大,孙宏斌说,“哦,我不了解恒大。”

  他也不再提及“100亿”、“行业第一”之类的指标了,代之以“控制风险,控制风险,控制风险”。

  控制风险。当年曾在一年之内同时进入十几个城市、直斥包括万科在内的中国地产企业商业模式过于传统的孙宏斌,如今坚持把项目放在精心挑选的天津、北京、重庆、苏南四个区域。而那些曾经审慎的主流对手,早已将铁蹄踏遍万里江山。

  一进一退之间,一张一弛之别,让人不得不揣摩孙心中的顺驰之痛。

  顺驰的痛与遗产

  “顺驰是孙宏斌心中永远的痛。”这句话据说出自孙太太之口。但当我们向孙本人求证时,他抬头望望天花板,“我太太没有这样说过吧。”

  有没有说过其实不重要。失去顺驰后,外人很难探究孙宏斌的心理状态,人们只是看见他给自己买了三台商用跑步机,天津、北京、美国家里各放一台。跑步机设置的运转速度很快,孙宏斌每天都会在上面跑上一两个小时。

  没有人知道,孙宏斌跑步的时候在想什么。但奔跑本身可以看作一种情绪的宣泄,以及对消沉心态的抵抗,只是我们更想知道,在这场溃败中,孙宏斌学到了什么。

  顺驰的开发模式被后人称之“地产戴尔”。其核心是利用很低的自有资金启动项目,迅速转入土地开发进程,然后以销售回款支撑后期建设与城建配套等,再用毛利作为新的自有资金启动新项目。

  以IT思维做地产,顺驰追求快速周转。拿地之前,规划先行,拿地后数月之内实现开工,继而预售回笼现金流,再投入新的项目。如此一来,房地产开发平均18个月的周期,被其一举缩短到7个月。

  孙宏斌并非草莽,他精于数学,还曾去全球最好的商学院跟世界顶级企业家同场研习过半年。如此设计绝非单纯的冒进之心,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从1998年到2002年,顺驰四年开发出30多个项目。到2004年,全国销售额逼近百亿,差一点就掀翻万科,黄袍加身。

  只是,孙宏斌没有料到,自2004年夏开始的宏观调控会持续这么长时间。那些为了全国扩张不惜代价拍来的土地都在“嗷嗷叫”,亟待“现过现”。而此时,楼市的观望情绪又致使顺驰现金流告急,2004年,顺驰在16个城市有60个开工项目,孙宏斌就像一个奔跑在暴风雨中的路人,终究没有躲过最后一道乱劈的闪电。

  卖掉项目,裁员,调整组织架构,顺驰的断臂求生终究只是杯水车薪。最后,香港路劲基建以注资的方式进入顺驰,孙的股份被稀释到5%。据说,这些股份当时价值1亿元。顺驰至此易主,孙宏斌被扫地出门。

  这是一个让人难堪的秋天。对手们终于等到了洗涮、嘲弄这匹曾让他们感到威胁的黑马的历史瞬间。孙宏斌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沉默,谁让他在自己得意时四处点炮,视天下人为自己的猎物呢?

  他终于被自己的速度击溃。而让我们好奇的是,“在那个阶段,你还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理想,有激情的人吗?”孙望望记者,“肯定是。”
  ——他还有融创。2003年,顺驰如日中天,不少企业找到孙宏斌希望合作开发地产项目,孙干脆把所有的合资企业都放在一个平台下,于是就有了融创中国。

  如果说顺驰是孙宏斌十年建成的圆明园,这片遗址除了帮他掏出了高昂的试错成本,同样也赠与了他关于企业经营的顿悟。曾经,他将顺驰视作儿子,希望这个儿子迅速长大成人,并给自己抱回一群孙子;如今,他再也不想早早地抱上孙子了。

  他的年龄,也再也担不起那句“霸王之术,悍将之命”。

  融创!融创!

  必须救活融创!

  融创与顺驰一衣带水,风格存在类似。但相比顺驰的系统性失控,融创体量小、止血相对容易,随着长春、成都等地的项目陆续转让,情况有所好转。

  但还是差钱啊。卖掉顺驰,孙只有区区一个亿,怎么办?2007年,孙宏斌终于遇到了他的命中稻草——雷曼兄弟亚洲团队。雷曼2.6亿港币的融资,让风雨中的融创定下心来。

  尽管孙宏斌每遇关键时刻总是时运不济,但不得不承认,他的每一次重摔背后,都会遇到一把命运拉手。比如1994年,出狱后的孙宏斌第一件事便是拜会柳传志向其致歉,而柳传志也借给了他50万元创业资金;又如,雷曼的这次出手。

  “我们其实没有那么差。”孙宏斌对记者说。相较那些著名的树倒猢狲散,顺驰团队至今仍在一起。“大家都是明白人,他们为什么不走?因为我们还有希望。我们本来可以不冒险,但年轻时候怎能够不冒险?”

  是的,那些失败和教训都被孙划归为“年轻时候”;那在自己已不再年轻的时候呢?——融创变得稳健,孙宏斌的桀骜之风开始改变。

  关于跨区域经营,顺驰是最早认识到这一趋势的房地产企业。但其一年进入16个城市的头脑发热最终令其苦酒自饮。“每个城市的市场容量、产品需求、政府关系都不一样,要求员工短时间内复制天津神话,过于理想。”

  “融创不会再走十几个城市扩张的老路。”它需要一个足以抵抗任何政策风险的投资组合。最终,融创的项目布局集中在天津、北京、重庆、苏南四个区域,且多数项目是以与当地企业合作的方式完成。“这四个区域都是我们熟悉的区域,加起来人口有9700万,销售量每年有1.2亿平方米,每个城市所处的发展阶段都不一样,机会成本尽可得到平衡。”

  事实上,十余年持续上涨的楼市盛况已难重现。越来越密集的宏观调控周期和政策调整周期,令楼市进入波动期。预售政策收紧现金流告急、土地价格也不再只涨不跌——房地产业离那个傻子都能赚钱的年代已越来越远。

  与之同时,那个像卖电脑一样卖房子的孙宏斌不见了。他开始敬畏、尊重行业里的基本规律。

  基本规律是什么?孙宏斌伸出手指,“1、供求关系,2、尊重客户,3、现金流。”

  关于融创的现金流,与顺驰时期紧绷的资金链形成了鲜明对比:过去是拿三个盖子去盖十个瓶子,忙得手忙脚乱;如今融创宁可慢一点。“融创买地,原则上都是要付清土地款来控制风险的。”所有土地都已付清出让金,这在当下的房地产行业,极为罕见。

  截至2010年6月底,融创中国的土地储备量为590万平方米,分布在上述四大区域。2009年融创销售额达82亿元;2010年上半年,融创中国销售额达38.7亿元。

  孙宏斌答卷:

  《商界》记者:你的很多次挫败似乎都因为差一点运气?

  孙:其实我的运气应该是挺好的。2006年的时候,有雷曼的支持,我在创业的时候也得到很多支持,有难关也有支持,不是运气的事。

  《商界》记者:你怎么评价过去?

  孙:有时候想想很自豪,有上有下,比一直顺利要精彩。

  《商界》记者:从IT出来为什么要做房地产?

  孙:没有什么,当时IT回不去了。从监狱回来总得选个事情干。

  《商界》记者:你最喜欢和哪种性格的人打交道?

  孙:努力的人。

  《商界》记者:什么时候你感觉最放松?

  孙:过了难关。

  《商界》记者:你对团队的管理是江湖式的?

  孙:我像一个江湖人吗?

  《商界》记者:你怎么看待妥协?

  孙:人每天都在妥协,学会妥协是成熟的标志。

  《商界》记者:那你是哪个阶段发现自己学会妥协了?

  孙:我一直在妥协。

  《商界》记者:关于过去,你最不愿意提及的是什么?

  孙:为什么要谈过去?谈过去的目的是什么?人要往前看。你吸取了什么教训,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吸取了教训,我们的企业现在比较稳健,这就是教训。

  《商界》记者:这么多年,你后悔过吗?

  孙:为什么要后悔?后悔只会让人不快乐,后悔只会让我总结经验。有时候想想过去那些事情重新再来一遍,我还是那个选择。

  《商界》记者:你很理性?

  孙:我希望在大事上比较理性一些,小事上比较感性一些,这样人不会犯太多的错。

  《商界》记者:现在有什么爱好?

  孙:工作一直是我最大的爱好。

  《商界》记者:你的阅读构成是什么?

  孙:我看很多书,现在主要看英文的书,主要是小说,消遣。

  《商界》记者:看书会让你有触动吗?

  孙:到我这年纪,还有触动就不对了,看书只是消遣的更多一点。

  《商界》记者:你有没有过消极的时候?

  孙:从来没有。干吗要消极呢?

  进与退,取与舍,争与弃

  这是一个崇尚东山再起的民族,就像当年翼王石达开在天京事变后悄然出走,人们是多么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够重振太平天国啊。

  可孙宏斌不是石达开。他也没有他的太平天国。他的屡败屡战,是性格使然,也是时代使然。比如小孙宏斌6岁的爱多胡志标,经历了牢狱之灾,发出一句“民营企业都是扛着棺材上路”的悲情呐喊后,转身发发微博讲讲课,开始了另一种人生;

  孙的不同之处在于,他骨子里有一种英雄主义。即便这种英雄主义,多少浸染了些古希腊式的悲剧色彩。

  比如,若是没有那四年牢狱,孙宏斌会给IT行业、会给联想带来什么?

  比如,顺驰如果再坚持几个月,首富光环与行业桂冠会垂青这匹行业黑马吗?

  ——天不容猜,历史没有假设。

  2010年9月,融创再次启动IPO。这也是孙宏斌第三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与以往不同的是,孙宏斌身后多了一群令人眼炫的投资者:雷曼兄弟、中投、鼎晖资本、中银、德意志银行、贝恩、新天域……

  “我们常常跟我们的投资者讲,这是一个站在废墟上的地产公司,它犯过很多错,这样的学费以及学到的经验,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

  2010年10月9日,融创正式挂牌香港联交所。

  孙宏斌说,如果顺驰还存在,他也不会明白很多事情不用那么头破血流,那么只争朝夕。顺驰高速扩张时,员工也在高速透支,大会小会总会搞到半夜,很多高管甚至第二天参加行业会议的时候都会打瞌睡。现在他终于明白,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

  至于上市,人们也难从孙宏斌眼中读到兴奋。尽管庆功宴上灯光绚烂、红地毯铺满,他也只是淡淡地告诉记者,“好企业上市是好企业,坏企业上市还是坏企业,上市不能改变公司的本质,只是融资方便一点。”

  ——人生万水千山,峰回路转。进与退,取与舍,一个男人究竟需要趟过多少难关,才能不避毁誉不计得失,找到心中的大我?

↵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