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高铁建设的财务危机

作者:叶檀来源:东方网推荐讲师:陶文芸发表于:2011-03-07

这一年多来,大家强烈感觉出行更方便快捷了, 高铁让城市之间的距离大大缩短,省份之间的朝发夕至成为可能. 但是, 每次乘坐时,都发现上座率不高, 让人对高铁的赢利状况心生疑惑, 而对于每年投资7000亿元的项目而言, 项目财务状况必须被关注。 显然政府更多从政绩和发展经济的角度, 对高铁的修建发挥出前所未有的热情,但问题也在逐渐显现:一味的追求高铁的扩张,而不考虑城市自身的需求,这本身就是泡沫。文章对高铁建设的财务状况进行了分析, 形势不容乐观。

  盛宴疯狂时得撤下酒杯,这句话适用于所有的经济领域。举起的酒杯不会自动撤下,监管才能让醉酒者恢复清醒。

  备受关注的中国高铁建设必将面对市场的检验。

  我国高铁建设虽然是势所必然,但规划过于激进,市场与资金的承受能力均面临严峻考验,有行政性拔苗助长之嫌,新官上任的政绩工程与应对危机扩张政府投资难辞其咎。

  2003年时任铁道部长上任之后力推铁路跨越式发展。2004年1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规划到202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0万公里。金融危机为我国的高铁建设添了一把火,在4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下,《中长期铁路网规划》顺势调整,规划的目标里程数被大幅上调,如快速客运网络总规模调整为5万公里以上,较原规划增加2万公里投资额度,部分项目提前实施,有42条高铁建设工程预期要在2012年前完成。

  高铁建设的核心弊端在于,公益与市场不分,行政色彩浓厚,缺乏财务边界。

  从国防以及缩小中西部贫富差距等角度考虑的公益性铁路建设,主要由政府出资,由政府的财政、筹资、还款能力决定建设规模,纳入政府的审计体系;而市场化的高铁建设从融资到监管应该走市场之路,由社会资金参与高铁建设、持有高铁股份、进行市场监管。目前各地政府已经成为高铁合资公司的一员,成为高铁建设狂热的吹鼓手。高铁债券则有政府信用背书,市场定价对高铁债券不起作用,只要大规模印钱,想怎么建就怎么建。

  风险不远,2014年偿债高峰期到来。

  不要指望中央财政大规模增加投入,按照《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在“十二五”期间,我国铁路建设将维持大规模投入,投资额将保持在每年7000亿元左右,共计约3.5万亿元,相比“十一五”期间的2.2万亿元投资,增加了1万多亿元。这相当于2010年8万亿元全国财政收入的43%,已经到了财政能够承担的极限。中央政府的支出加上地方投融资平台10万亿元债务,隐性债务不容小视。

  1月15日,中国铁道部总经济师余邦利在铁道部春运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国大规模的高铁建设资金完全有保障,不会导致债务危机。

  铁道部的债务真的那么安全吗?铁道部负债呈几何级数上升。按照余先生自己的数据:“2009年铁路资产负债率52%,远低于许多国外铁路公司的水平”,“2010年底铁路企业资产负债率预计在56%左右”,据铁道部相关数据显示,2006年底,铁道部的负债总额为6400.77亿元,2007年底,负债额略有上升,达6587.06亿元。2008年,负债迅速增加至8683.95亿元,2009年末已达13033.86亿元,两年间增幅达97.9%。这还不是结束,2010年7月底民生银行发布《2010年中国交通运输业发展报告》,指出快速增长的债务融资规模,使得铁道部的资产负债率逐年上升,预计2012年有可能超过70%。

  并且,余先生的数据语焉不详。所谓铁路是指高铁运营企业还是所有铁路企业?资产负债是否计入了铁道部的所有借贷?余先生所指的资本金是铁路企业自己的运营资金还是银行代付?支付能力是指铁路营收能力,还是指因为高铁可以高价变卖资产后的偿付能力?

  根据2010年国家审计署国外贷援款项目审计服务中心出具的关于铁道部2009会计年度的审计报告(下称《审计报告》),铁道部约1.3万亿元人民币负债的具体构成中,长期负债(银行贷款和债券融资)约8548亿元,流动负债为4486亿元(包括短期负债约882亿元,应付款约3604亿元)。根据《审计报告》,从2007年到2009年,铁道部每年还本付息的资金分别约为386亿元、418亿元和733亿元,同期税后铁路建设基金分别是533.5亿元、550亿元和549亿元,不敷支出。

  另据去年12月2日时任铁道部长公布的数据,2010年1-11月份,铁道部共完成基本建设投资6067亿元,同比增长35%,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同期运输总收入完成4120亿元,同比增长19.6%——看看,还是入不敷出。

  没有一家企业能够经受得住债务跳涨,更不用说铁道部还是一家人员冗杂、效率不高的带有企业色彩的政府部门。当偿债高峰期到来时,铁道部的办法就是三板斧,借新还旧、资本运作寻求溢价、不断变卖资产。媒体披露,管理铁道部高铁投资债务与股权的高铁资产管理公司正在酝酿中,铁路沿线的资产运作提上议事日程。

  在新兴的工业大国,基础建设十分必要,但没有监管的狂热基建惊人地耗散社会整体财富,GDP中应该公开被推倒的房产、闲置路线的成本,让纳税人清楚消耗的财富。中国在大力发展汽车业后才发展轨道交通,在建成了高速公路网后再建高速铁路网,造成了上万亿元存量财富的损失。

  高铁每年投资7000亿元,根据较新的统计,预计全国城市轨道交通年均达2700亿元,高铁地铁两者相加,每年需要1万亿元,财政存在巨大风险。对于高铁建设狂潮必须亡羊补牢,设定财政与市场的资金边界,否则,银行将以坏账掠夺投资者、政府将以通胀消灭财务黑洞。

  没有监酒官的酒宴狂欢结局只有疯狂,没有市场与监管的边界,基建会成为政绩与支出的盛会。

↵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