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企业应对通胀之道

作者:李银莲来源:中国经营报推荐讲师:朱京苹发表于:2010-12-16

引言:通胀在这一年中不仅让每一位老百姓感同身受,更敲打着政府的神经。通胀早已是定局,CPI节节上升,11月更是冲破了5%,创目前年内峰值,控制物价成了政府的持久战。这也是自2008年7月上涨6.3之后,中国28个月以来CPI创下的最高涨幅。企业在高通胀下更需要对应之策。

  今年5月,CPI同比上涨首次超越3%的警戒线之后,国内企业已经明显感受到成本上涨传导的经营压力。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升值速度的加快又让以美元结算的出口企业利润缩水。本期,我们选取了几个案例,分别从外贸、零售企业及投资的角度,剖析他们在本轮通胀中的应对之策。

  11月19日下午,李综远签完发货证明,目送装满剪草机产品的货车驶出工厂大门,心里如释重负。不过,很快他又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今年年初至今,从用工成本上涨到原材料全面涨价,让这个做了10年机械产品进出口的“老外贸”对2011年的形势不太乐观。

  李综远的公司位于浙江永康,那里有“中国五金之都”的称号。在永康从事五金生产的企业约有上万家,外贸依存度高达67%。今年以来原材料、劳动力成本的上涨,以及人民币汇率的加速升值,使得企业不堪重负。

  截止到现在,李综远手里的订单总额早已超过去年,然而利润却比去年下降了大约15%。如果加入产品提价以及金融手段对冲部分成本,利润率大致可达到去年的90%。

  每个月的24~26日,永康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把一份《全市外贸运行机制监测调查表》发到各企业,一方面预测外贸走势,提示企业需要注意的风险,另一方面,企业也要填写相关信息,汇总到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

  通过对预警信息的持续关注,李综远发现,对于他这类外贸企业来说,汇率和劳动力的价格波动一直位列预警信息之首,而这二者也是企业难以自主控制的因素。

  原料上涨50%,利润缩水15%

  “现在货发出去了,真正结款还要等差不多60天左右,希望这段时间人民币汇率不要再升值了。”李综远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自今年6月19日央行宣布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人民币汇率对美元已升值近3%。9月之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上涨1.74%。人民币升值速度的突然加快,让包括李综远在内的主要以美元结算的外贸企业坐立不安。

  据悉,李综远现在主营的剪草机等园林机械主要出口到北美和欧洲,销售毛利润大概在15%左右。剔除人员成本、销售成本,纯利润也就七八个点。“以之前的一笔出口100万美元的订单为例,两个月前可以换回680.4万元人民币,但现在却只能换回667.6万元人民币,直接损失少了12.8万元,近2%的纯利润就没有了!”两个月前签约的时候,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格是6.8041,而到了结款时,中间价格是6.6762。

  就在利润被难以预期的人民币汇率变化“侵蚀”的同时,10月份,零配件厂商提供给他的产品报价又提高了5%左右。

  这已经不是配件厂商今年第一次涨价了。李综远表示,今年8月份配件厂商就提过一次价格。李综远立马打电话跟对方交涉,听筒那端传来的声音也颇为无奈。

  “我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开始述苦,说各种原材料涨价已经让他也几乎无钱可挣。”李综远说。作为园林机械的主要用料,铝和铁今年以来价格均上涨了50%以上。

  “零配件的价值占产品总价值的60%左右,上游一涨价,相当于整体成本又提高了3%。”李综远给记者算账。

  接踵而来的还有员工的加薪要求。

  早在年初,为了保证订单质量,稳定经济复苏之后的老客户,李综远已经把工人的工资集体上调了10% 。“那是春节之后,海外订单突然多了起来,不仅欧洲客户主动续约,美国新客户的订单也有上千台。”涨薪之后,一个熟练技工每月能拿到2000~2500元。好景不长,到了下半年,随着CPI的攀升,超市里米面油等食品价格无一不涨,员工又开始要求加薪。

  尽管还在为利润缩减而担忧,可为了保证年底订单按时按质完成,他还是咬牙做出了“艰难”的决定,从11月开始,一级技工每个月涨150元,一般技工每个月涨80元。如果按照2000元的平均工资计算,这一次加薪幅度也达到了6%左右。

  据李综远透露,今年扣除所有的支出,每出口一台1400W 电动剪草机的净利润能达到270元人民币左右他就相当满意了,而去年周期,同样的产品至少能赚将近388元人民币。据悉,该型号电动剪草机的美国出口报价在178美元,成本约在 768元人民币左右。仅原材料的上涨让李综远的利润无形之中缩水了15%。

  “原材料市场还有涨有跌,员工加薪后几乎是不能降的。”因此,明年我“打算换一批设备,提高作业的自动化程度,这样就可以少雇佣几个人”。李综远的小算盘算得很清楚:一个一般工人月薪1700元,一年就是20400元,而多增加一台新转配机可以少用6个工人。一台转配机的成本是20万元,如果以三年计,可以节约的人员成本是36万元。

  “购买机器属于固定资产投资,一台转配机的折旧使用年限还不止三年。”

  多种金融方式避险

  尽管“涨”字当头,这个18岁开始跟着父亲跑海关的生意人却没有坐以待毙。

  在今年4月底的广交会上,李综远开始向客户要求提价5%。“当时媒体上就已经有很多关于人民币升值的报道,我判断今年这个涨势可能止不住了。”

  8月底当客户的订单开始多起来之后,产品配件的价格已经提价了2%。

  为了说服客户,他把近半年来产品相关零配件的供应商报价做成对比表格发给客户,以此证明如果不提价就要更换配件,其结果是产品质量难以保证。

  “这个方法有些冒险,但是对老客户来说重新去寻找一个合格的供应商的成本也不小,所以最后客户还是接受了我们5%的提价要求。”

  对于新客户,李综远则采取了另外的做法。“今年广交会上,我们和两个美国客户达成的协议,在未来三个月内,我们把一张订单分成了三笔交易。每笔交易单独签协议,每月交易时按照即期的汇率兑换付款。”他表示,这样做的好处是能规避一部分汇率风险,同时让资金周转得更快。

  事实上,加快资金周转也是来自上游配件供应商对他的部分压力。由于铝、铁等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 到10月之后,配件供应商几乎两天一个报价,而且是先到(款)先得(货)。在这样的压力下,有的配件生产商要求李综远提前付款,有的还要求付现款。而在过去,他们一般的采购结算方式为三个月期银行承兑汇票。为此,李综远也不得不开始考虑采用银行推荐的一种采购融资解决方案来盘活现有的资金。

  以30万元美元合同为例,企业可融资的总额是21万美元,以11月26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6.6553元计算,约合139.76万元人民币,扣除30%贷款保证金,企业实际获得的三月期银行承兑汇票97.83万元人民币。李综远先以全套出口单证向银行申请出口单据受益权质押,在银行审核通过后,李综远所在的公司可以拿到97.83万元人民币的三月期银行承兑汇票(缴纳41.92万元人民币保证金)。然后凭银行承兑汇票办理采购。等到第一批10万美元收汇之后,李综远需要马上申请单据置换,将第二笔10万美元出口单据提交给银行,银行再把第一批出口收汇的10万美元划入公司外汇结算账户。这样一来,公司盘活的资金即可立即用于现金采购,而不必等到客户统一结汇。

  远期结售汇也是李综远目前有意考虑的方案之一。他表示,如果人民币升值速度不减,在重新评估成本收益后,可能会采用远期结售汇的方式规避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的风险。
 

↵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