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财务流水线上

作者:李一硕来源:中国会计报推荐讲师:王君庆发表于:2010-06-18

中国的财务人员目前还有很多仍停留在‘记账先生’的层次。甚至在一些大的公司,基层财务人员就像是工厂流水线上的一名操作工一样,每天做着简单重复的工作。这既有财务人员自己的原因,也有整个社会对财务的定位的问题。如何让财务在企业中发挥更有价值的作用,这不仅是普通财务人员要思考的问题,同时也是财务总监和总经理要思考的问题。

  就在富士康发生“第七跳”前的5月3日,陕西省商洛市洛南县农村信用联社女会计杨某坠楼身亡的消息占据了当日《西安晚报》近半个版面。

  有敏感的会计人在日志里写道:“账务清楚的杨某,还有什么理由去跳楼呢?”一句简单的质疑,似乎“剥夺”了杨某因私自杀的权利。事实上,会计人尤其是基层会计人,正面临着一种财务流水线上的迷失。

  虚拟的人文关怀

  “我在富士康财务部门工作的时候,一般深夜12点才能回到宿舍,早上7:50就开始在办公室紧张地工作了。”在富士康“十二连跳”发生后,曾经在富士康深圳厂区工作过的女孩小樱(化名)这样回忆自己那段不易的工作经历。

  小樱在毕业那年曾被富士康拒之门外,理由是小樱在描述富士康是什么样的企业时与富士康网站上给出的答案完全一致,毫无新意。“一个财务部最初级的会计,有必要对这个问题理解得那么深刻和丰富吗?”小樱不解,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追随这家已经连续5年跻身《财富》全球500强的台资企业。第二年,小樱如愿进入富士康。

  与其他企业一样,新入职的员工都有部门的“老人”带。第一天,小樱的师傅抱给了她一大堆材料,让她试着审核其中的数据是否正确。这是一堆用A4纸打印出来的材料,足有一米高,用皮筋扎成捆摆放着,以前小樱在国内小私企实习全盘账目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量的、粗放处理的财务资料。

  小樱认为,不同的材料都需要 用回形针或者长尾夹夹住,而小樱如果用多了长尾夹,就会被师傅教训:“哪里有这么多的夹子让你用?”为此,小樱曾专门就如何少用夹子向一位同班同学讨教。

  后来,小樱才知道,她所做的审核工作只是其工作的一小部分。

  在富士康的财务部门,“一个人要做两个人的工作,这比在私营企业做全盘会计要难得多,因为数据多怕出错,材料多怕丢失,且人际关系微妙,我当时的想法是,宁愿回到小私企。”“材料上的每个数据都关乎到钱,要绝对认真,还要核对处理该材料的人是否签过名。一旦查到问题,财务人员可以上报,这样会有金钱的奖赏。”尽管金额不多,但对于新人来说,这也不失为一种既锻炼自己工作能力又能赚外快的好方法。第一次上报时,小樱查出了好几处错误,但很快她就听到同事们在议论,“你能查到这些,是运气好。”小樱不解,难道这也能成为别人的“嚼头”?她的压抑和对同事的畏惧,在类似这样的小事件中逐日累积,工作和人际关系两方面的压力让小樱喘不过气来,她早已无暇关注那点可怜的奖赏。

  初来乍到的小樱很想利用吃饭的时间与师傅多交流,但当她热情洋溢地走到师傅坐的桌前时,师傅的一句“这里已经有人了”让她觉得万分陌生。在宛如厂房般的食堂里,师傅成了小樱眼中众多“最熟悉的陌生人”之一。

  “核算机器”与“闪电打击”

  小樱每次交上去的材料,约有20厘米厚,其中要盖几十个章。重复性的工作让她遗漏盖章的毛病愈发严重。

  在她交给主管的单子中,有一 次终于被发现有未盖章的情况,第一次,她接到的是警告,主管将几份没盖章的文件放在桌上,板着脸让小樱补盖。

  此后的第二次遗漏,则引发了主管如暴风雨般的教训,“你要是再这样……”主管总是省略后面的半句,但小樱明白,“再这样,就走人”的逻辑。

  “财务的每项工作基本上都是在重复,其中的财务核算重复性最强。只需按部就班地按照准则核算单据就可以过关。大企业还好,毕竟有岗位轮换制度,中小企业里一项工作归一个人管,有时真的会感觉自己已经成为核算机器,尽管十分熟悉,却时刻担心出错,一个数字起码核算3次,快得强迫症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企业会计人抱怨道。

  北京天洋控股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韩国良,虽然少了基层会计人重复性劳作的枯燥,却同样背负着与其职位相匹配的融资压力。

  “年初,我对公司财务管理的定位是,如何更好地参与投资决策,如何让投资决策符合公司的战略,并且我预计,经过近20年的发展,公司今年将有大量的资金沉淀。可关于房地产的几个政策突变像刀片一样划下来,将年初的定位全部打乱,我们的投资年变成了筹资年。节奏全乱了!”韩国良说。

  原本很开朗的韩国良,在近3个月的时间里变得不爱说话、烦躁,下属向他咨询或求教相关事宜,得到的再不是平时耐心的循循善诱,“实在没有精力去考虑其他问题,现在提到融资,我的头就有两个大。” 不做假不晋升?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领导要求会计人为企业做假账”成为会计人心理压力的主要来源。

  “中小企业两套账的现象早就算不上秘密了,会计人员时刻面临职业道德和法律制度的考验。”上海某大型地产公司财务总监郝云建立了一个财务人员的QQ群。但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成员在这个群里请教如何做好两套账。对自己的QQ群已变为交流“下三滥”财务经验的场所,郝云很是不满,不到1个月时间,他就把10名热衷于探讨“两套账”经验的成员从群里“请”了出去。

  在“职业小会计”吴勇(化名)看来,会计人员之所以选择做假账,除了“无知”老板的无理要求以外,职业竞争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吴勇之所以称呼自己为“职业小会计”,是因为他已经在会计岗位上工作了10年,且一直处在最基层,没有“爬”上去过一次,“有这样的结果,就是因为我不做假账。”10年间,因不愿顺从老板提出的做“两套账”的要求,吴勇6次跳槽,“很巧,我都是在这几家企业成立之初去应聘的,开始老板都很谨慎,要求我严格做账,但渐渐地老板摸索到可以投机取巧的方法,无理的要求也就多了起来。

  最初,我对会计工作的现状感到很灰心,对第一个老板说辞职的前晚,根本睡不着,既怕丢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又不想跨过自己的道德底线。”比起自己同在会计领域的同学,吴勇说自己运气最差、薪水最低、脾气最臭。去年,儿子的降生,让吴勇倍感生活的压力之大。

  “你不做假账,有的是人做。”这句前任老板甩下的话在吴勇心里起了化学反应,“我何必装清高呢?我要生活。”吴勇想开了,他要从第七家企业开始往上“爬”,当然,第一步要从做假账开始。

  吴勇的思想“转变”或许正是我们最不愿看到的。

↵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