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报中哪些财务指标最值得关注

作者:佚名来源:网络推荐讲师:安越发表于:2012-07-23

  除非是自己特别关注的公司,亦或是从事财务打假的业内人士,一般投资者实在没必要把一份年报从头到尾读完,确实也没那份闲工夫——一份年报就跟一部小说似的,没半天的时间压根甭想看明白。对于绝大多数没有纳入股票池中的公司年报,只要简约看些关键指标就足够了。

  但正像某服饰广告中所说:“简约而不简单”,如果投资者只是去看看每股收益、每股净资产的话,就过于简单了。在我来看,选取年报中的几个关键指标比对着看,就足以解决绝大多数问题了。

  严格来说,将营业利润替换净利润更有助于真实盈利能力的分析,因为净利润所受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较大,有不少公司就依靠着财政补贴过活,体现在净利润和每股收益方面还差强人意,但其实公司的业务只是个空架子,谈不上核心竞争力和投资价值,只剩下被重组的份儿了。

  分析这几项关键财务指标之间的关系,可以总结出如下几点:1,没有营业收入增长支持的净利润增长不值钱;2,没有经营性现金净流量辅证的净利润不可靠;3,没有导致净资产增加的净利润则是数字游戏。

  首先看营业收入增长与净利润增长之间存在的关联关系。由于存在经营杠杆,理论上公司净利润的波动幅度应当比营业收入略大,在现实企业分析中,只要二者变动幅度偏离不是太远即可以看做是合理的。在剔除了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后,如果净利润增幅显著高于营业收入增幅,则需要关注是否是以毛利率为代表的业务盈利能力出现了提高,比如出现了产品提价之类的,像去年很明显地发生在氟化工上市公司,这就需要关注提价后的产品是否可能面临跌价、导致损害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譬如稀土类上市公司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如果净利润增幅显著低于营收,往往都不是好事,可能面临着行业竞争加剧损害核心盈利能力的事情。

  在没有增资扩股的前提下,净利润的实现还应当导致净资产同等金额的增加,如果不是则需要关注是否是由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对外出售,导致原先计入资本公积下的为实现收益计入了利润表投资收益,如是这样则不过是数字游戏,并不代表盈利能力增强。

  最值得关注的其实还是净利润与经营性现金净流入金额的差异是否过大。在理想状态下,受到折旧等非付现费用的影响,经营性现金净流入金额应当略高于净利润,如果显著低于净利润则八成是有问题了。要么是应收大幅增加,要么是存货大量积压,理论上还可能出现应付大幅减少导致现金流量状况不尽如人意,但现实中这样的例子很少,可以忽略。

  应收大幅增加绝非好事,不仅会带来坏账和其他管理成本,而且也预示着销售难度加大。就像超日太阳1月31日披露的业绩修正预告,预计净利润同比下降35%~65%,主要原因就包括了“客户平均回款期加长了约三至五个月,公司滚动的应收账款总额同比有较大幅度增加,计提坏账准备同比也有较大幅增加”。

  存货积压则需要辩证看待,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好事,因为库存商品积压往往对应着销售不畅,汉王科技去年年报就尤其体现了这一点。但是也有例外,一种是由于销售旺盛而增加的备货,还有一种就是在原材料价格周期低谷时囤积的原材料。这就需要仔细、辩证地来分析了。

  其实对于从年报中发现问题来说,前述内容亦可作为初步筛选目标所用,因为不论是净利润增幅偏离营收增幅,还是净利润偏离现金流量,都是不正常的现象。而不正常的背后必有隐情、必有可供挖掘和分析的空间。

  除了前述财务指标之外,我认为毛利率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参考项。毛利率的升降,直接反映了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变化,可供人为操纵的空间较小。尽管也可以通过操纵存货结转成本的手段虚增毛利率,但是相比操纵减值准备和其他非经营性损益,难度更大,因此毛利率的变化相对更加客观。

  笔者绝不青睐低毛利率的公司,不仅因为这些公司业务往往已经处于激烈竞争当中,而且还存在一个延伸问题,就是应收账款风险。一旦损失了一单结款,就意味着其他很多笔业务白做了,就像中国铁建,毛利率不到10%,这意味着一单业务回款出了问题,其他10笔业务就都白做了。同时该公司的海外业务往往又集中在政治环境并不稳定的地区,其海外资产和海外业务本身风险就很大,此前在利比亚和沙特的项目就是明证,要不是有集团公司在后面兜底,还不知道会亏成什么样子。

↵ 返回文章列表